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三卷 第十三章 缺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杨聪这会儿最关心的还是武器装备的制作,因为他已经看出来了,边军之所以打不过鞑子,主要还是武器装备上的问题。

    人家鞑子武器装备虽然跟边军差不多,但是人家有马啊,一匹马的冲击力少说也有四五百斤,也就是说,人家哪怕不使什么劲,凭借马的冲击力顺势一刀砍过来,那也是四五百斤的力,边军精锐哪里能扛的住,就算装备差不多,人数差不多,边军精锐在鞑子面前也要吃大亏。

    现在,跟人家比骑兵肯定是拼不过的,因为人家就是专门养马的,集结五万甚至十万骑兵都不在话下,而大明这边战马本就不多,大部分还被那些贪官污吏给拿去卖钱了,从山西到山西,六个边镇,能拉出六万匹战马就不错了,跟人家比骑兵,那纯粹是找虐,要想击败鞑子骑兵,唯有依靠武器装备。

    这会儿造火枪和火炮肯定是来不及了,这两样东西可不是纯靠手工打造出来的,还需要一些辅助设施,比如说倒沙模的沙田,钻枪管的台子,掏炮管的机器等等。

    当然,这里所说的机器并不是后世那种半自动或者全自动的机器,而是纯手动的机器,不过,光是这些机器就需要准备个把月,在加上准备场地,准备材料,试制样品,测试性能什么的,三个月时间根本就不够。

    这年头的火枪和火炮可不是造出来就能用,很多都是一试就炸膛了,至于炸膛的原因,有很多,杨聪也没时间去考虑这些,总之,没半年时间的筹备和实验,休想造出合格的火枪和火炮,这会儿他只能先造点轰天雷和火龙战车出来,先把鞑子这波进攻应付过去再说。

    这轰天雷和火龙战车也不是说造就能造出来的,光是准备场地和材料什么的估计就得个把月时间,而鞑子还有三个月左右就要打过来了,时间相当的紧,他也比较的急。

    第二天一早他便带着沈炼和一帮锦衣卫,跑到原来的张府也就是现在的工部营缮清吏司宣化厂督工来了。

    他跑到张府一看,好家伙,里面可热闹了。

    原来那块张府的牌匾也不知道是被张府的人自己摘走了还是被王宣给拆了,大门上面就光剩几个挂牌匾的钩子了,几个木匠正在门里面忙活着做新牌匾呢,而王宣正拉着薛南塘和李杜,还有几个老头,围在前院的广场中间商量什么呢。

    杨聪凑过去一看,原来中间是一张张府的草图,王宣正指着上面安排着,甚至连他过来了都没发觉。

    他伸着头听了一阵,终于被一旁的薛南塘给发现了,薛南塘连忙拱手道:“大人,您来了。”

    杨聪连忙摆手道:“不用多礼,不用多礼,你们继续。”

    这年头可没这么随便,尊卑贵贱分的可清了,王宣一见杨聪来了,连忙停下来施了个礼,那几个老头更是拱手作揖,恭敬的很。

    他虽然不是什么大官,在这些军匠眼里那已经算是顶天的了,要以前,他们哪里会想到堂堂巡按大人会跟他们站一起说话啊,要不是杨聪拦着,他们估计都趴地上了。

    这家伙,看样子自己貌似有点多余啊,算了,问问大致进展就走吧。

    杨聪干脆问道:“先生,这场地怎么样,什么时候能开工啊?”

    王宣闻言,面露难色道:“这场地倒是够宽敞,房子也多的很,只要把马车道整出来就行了,但是,这材料有点难办啊,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材料,没法开工啊。”

    材料什么的杨聪倒是考虑过,比如火药,直接从京城王恭厂拉过来就行了,一颗轰天雷撑死也就一两斤火药,一万颗也就一两万斤,有个十来辆马车就够了,至于木材,山上到处都是,直接去砍就得了,粘土也好找,直接去挖就成了啊。

    这会儿造军械就这样,就地取材,谁也不敢拦着,比如攻城的时候造云梯、攻城车什么的,看见树就砍便成,谁敢拦那就不是砍树了,而是砍人。

    这轰天雷和火龙战车好像就需要这几样材料吧,杨聪有些不解道:“缺什么材料,木材还是粘土,还有谁敢不让我们砍或者不让我们挖不成?”

    王宣闻言,尴尬道:“木材和粘土倒是不缺,主要缺生铁啊。”

    生铁?

    一颗轰天雷里面撑死塞半斤铁针吧,一辆火龙战车也就前面需要铸点生铁刺什么的,一百斤撑死了,这能用得了多少生铁啊?

    杨聪真有点想不明白了,如果说铸炮缺生铁还差不多,那家伙,一门大炮最少也得上千斤生铁,这不还没开始铸造火炮吗,所以,他压根没考虑生铁的问题。

    他有些不解道:“这生铁用不了多少吧,撑死二十多万斤,一个宣府镇这点生铁都凑不出来吗?实在不行,我掏钱买啊,需要多少钱,你说。”

    王宣闻言不由一愣,这话说的,好像地上有生铁捡一样。

    他愣了一阵才小心的提醒道:“大人,生铁是不准私自囤积的,更不准私下买卖,这些都归朝廷管。”

    晕死,我不就是代表朝廷来巡按的吗,谁敢不卖?

    杨聪真的有点不明白了,盐也是归朝廷管啊,他要弄个几十万斤来都是很轻松的事情,这铁反倒搞不到了,什么情况?

    他略带怒气道:“是不是什么人卡着捞钱?”

    寻死呢,这些贪官污吏,敢卡着生铁捞钱,老子要你们的命!

    王宣摇头叹息道:“这倒不是,这宣府镇压根就没这么多生铁,想必京城一时半会也不可能给我们凑出这么多生铁来。”

    晕死,不可能吧,堂堂大明,这么大的疆域,几十万斤生铁都凑不出来?

    怎么好像前世的时候听说一个大型炼钢厂动不动就是几千万吨的产量呢?

    杨聪莫名其妙道:“大明这么缺铁吗,我怎么没听说过?”

    王宣摇头叹息道:“唉,大明倒是不缺铁矿,宣化府城北边的大山里就有铁矿,主要就是没人去开采啊。”

    杨聪更糊涂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他疑惑不解道:“有铁矿就去挖啊,你编的《五行篇》里面不是有生铁的冶炼方法吗,这个好像不是很费事吧?”

    王宣算是明白了,杨聪压根就不知道朝廷对生铁管控有多严。

    开玩笑呢,你想挖就去挖,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杨聪不是工部官员,不了解这些倒也正常。

    他摇头叹息道:“唉,大人,这铁矿可不敢随便挖,私自开采铁矿比贩卖私盐的罪还重。”

    晕死,这么严重!

    贩卖私盐那可是要杀头的,这私自开采铁矿竟然比贩卖私盐的罪还重,有没有搞错啊?

    他可是巡按御史,代表朝廷的,什么私自开采铁矿啊?明朝富家子最新章节就来新笔趣阁网址:www.bxquge.com.bxquge.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